7/4

0530起床,陽光從花蓮溪谷強力放送,附近草坡被渲染成金黃色調。趁此先曬裝備使其乾爽,今夜才好眠,慢慢吃完豐盛早餐後,0820出發

0848沿著大草原步道平緩上升,這是最美好的一刻,也是所有攝影師取鏡的好場景,箭竹大約只到膝蓋,我們位於16公方公里的大草原中,柔軟幾乎可醉人,很快就抵達位於路左的光頭山基石,看來小山丘平坦無奇,連附近山頭都比它高,附近有個水泥基座的聖母雕像,還有一個金屬十字架,看來應該是虔誠的教友帶上來的,山頭上可以直接看到白石池,看來近在咫尺,小朋友歡呼起來。

0911拍照,並吃點食物後出發,馬上下切

0913進入右側的大崖壁,因為光頭山受到知干亞溪向源侵蝕嚴重,所以形成破碎崩塌地形,一些地方類似南峰下鞍部的溝槽,也需要十分小心。

0935進入密林,這更是痛苦的開始,沿途下切,冷杉、五葉松交雜,常常卡住大背包,而高大芒草、箭竹、高山薔薇與野莓、刺柏等有刺植物一路穿插,密林中又不透風,走來十分辛苦,維常稱它為「痛痛走廊」,哀叫聲連連。算來低矮草原,實在佔不到此行的1/10,可是明顯的各位山友都應屬於樂天派,幾乎只記得美麗高山草原、湖泊與水鹿,卻很少提及能高縱走的苦處與危險,實在有必要讓未曾經歷者清楚,以免誤導而輕率上山。

1010終於走出密林到鞍部,眼看白石池在望,大家也不願多休息,一鼓作氣衝上山坡;1020到黑水塘,我重心不穩跌個倒栽蔥,兒子過來幫我扶起來,略有父慈子孝的味道,內心忽然覺得不枉帶他來走這一遭。

1030來到白石池,湖光倒影,藍天輝映;但陽光炙熱,趕緊架起緊急帳煮麵,以免麵還沒熱人已經熟了,湖面約900坪,湖面上有許多金龜子的屍體,在3大池中算是面積最小的,但是親水性卻是最佳,小朋友玩水後想玩打水飄,我趕緊制止,告知這3大池都已經算是湖泊的老年期,湖水雖藍,但卻已經淤積,如果他們10年、20年後想要再來一次,就要好好珍惜,何況這裡是人類和野生動物的重要水源,不容破壞,經此說明小朋友也能理解,折衷辦法,就是到黑水塘打幾次水飄,小妞和維常一隊,阿寶則和維文一組,為什麼親兄妹或兄弟總不願意同隊合作,唉!可見家庭教育還需加強。麵吃到一半,發現水壺不見了,我趕緊回頭尋覓,終於在黑水塘跌個倒栽蔥處,撥開密箭竹找到1000cc水壺。失而復得,心情大好,原來快樂就在得失之間。

1225玩了2小時,從湖濱南側出發

1231草坡中上升,隨處可見鹿便,遇到一個小池

1238妹池,藍得非常漂亮,西側有開口,是萬大北溪的源頭,湖畔休息觀賞一下,接下來就要開始在高大箭竹林中攀升320m,部份路段一樣有芒草和有刺植物,並不如想像中輕鬆。

1408我與維常上到白石山,後面隊伍拉長,回頭去幫太太背重裝,1020全員到期,雲霧時而瀰漫,只有部份展望,安東軍山仍在遙遠彼方,奇萊南峰到光頭山則清晰可數。

1432開始起濃霧,補充熱量後出發

1442開始下切,兩旁一叢一叢的草有點兒像金絲狗尾,1448可望見巨大萬里池,愈往下走,池面更顯寬廣,不過立即陡下約300m,上上下下讓人膝蓋吃不消,部份山徑又成槽溝,仍需小心。

1555雨勢略大,下坡中開始換雨衣褲

1505下到湖邊,因為事前多次告誡與分析,所以小朋友知道湖濱類似沼澤,面積雖大約有15000坪,然親水性不佳,小朋友先到湖邊不亂闖,還能互相指引正確的路徑,算是可取之處。大致上依據布條,以逆時針方向繞過湖邊,跨過幾次清澈源頭,經過一條小溪,再鑽入高大箭竹叢中,最終會到達萬里池鐵牌,這是目前最安全的走法,1600我們在此又休息一次,捕捉雲霧籠罩山頭,山雨霧掩映池面,時而雲開而波光瀲灩的美景。過了鐵牌,立即陡上,仍然在高大濃密箭竹林中奮戰,今日的重頭戲是三池兩山,但是上上下下仍然考驗人們的體力與意志力。

1655終於衝上萬里池南方山頭小休,手機可通,打電話報平安。往下可望兩山間的萬里池,被群山的綠箭竹映染得翠綠可喜,好似中央山脈的綠寶石。阿寶看到我大背上有3隻白石池的金龜子,認為會增加背包重量,一一驅趕。

1740往下走,仍然是無止盡的芒草、箭竹和杜鵑,穿越一些冷杉林後,終於看到屯鹿池。我們選擇面積略大的南營地,1753,太太算過從萬里池到屯鹿池營地,鐵牌寫著2930步,她則數了3420步,可見沿途鐵牌的資料安慰旅人的成份居多。

1800因為南營地附近水鹿啃食痕跡甚多,擔心食物和背包遭受襲擊,我們幾次尋覓適當營地,最後仍決定紮營於湖濱營地,地面平整且取水便利,但因靠近屯鹿池緣故,濕度較高,感覺頗冷,趕緊紮營後炊煮今晚大餐。今夜星月滿掛天空,南北向的銀河清晰如帶,連續幾夜都可見此美景,這可是山下都市叢林中無法看到的。1900小妞累了,先在帳內休息,後來看到四面八方湧出的水鹿,感覺害怕,趕緊跑到緊急帳下和我們炊煮,連說:我擔心水鹿跑進帳篷…

兒子和維常則玩得不亦樂乎,每每水鹿靠近帳篷,與我們距離不到3~5公尺,就用頭燈照射驅離,自認為守城有功,後來又於附近撒尿,吸引水鹿前來,而多數為母鹿,水鹿來來去去,猶如衛兵之分列式,其中也有為了搶食「尿竹」而大打出腳,眾人看得津津有味,渾然忘了今日翻山嶺的辛苦;俊翰兄拍照,兩個小朋友以頭燈打光,水鹿頗不畏人,可以好好捕捉鏡頭,後來鹿王出現了,阿寶發現有頭角有6個分岔,推論約6歲,身軀甚為健壯,後面妻妾成群,概算一下,光此附近約有20餘隻,這兒大概是台灣水鹿族群活動最密集的地方了。

2100準備睡覺,背包和裝備我們只能以緊急帳覆蓋,真羨慕俊翰兄的犀牛帳篷擁有寬廣前後庭;躲入帳篷後,水鹿馬上梭巡到帳篷旁,聽到鏮鏗鐺的聲音-鍋碗被踢倒翻開,真想衝出去制止,熟可忍熟不可忍,不過,還是得忍一忍!因為他們可是「鹿」多勢眾,我可是猛虎不敵猴群,不,猛男不敵鹿群!算了,只要不把小孩叼走,其他就任其予取予求吧!

 

創作者介紹

歐都納【夢想 i can】圓夢計劃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