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7138241-3549247429_n

金環(Golden Ring)是環繞在莫斯科周邊的幾座古城,中世紀時公國列強各領風騷,此區就成了當時俄羅斯的政治文化中心。

如今古城們沒落,成為世界文化遺產,寧靜少人供後人遊客憑弔。

我跟朋友決定在據說人氣最高的蘇茲達爾(Suzdal)體會一下中世紀氣氛,這座小城不好直達,最好先到弗拉基米爾(Vladimir)再轉乘巴士;而葉卡捷琳堡到弗拉基米爾又是將近一天的西伯利亞鐵路之旅……才一天,已經沒在怕的

了!

火車上,我們又見識到俄羅斯人有多麼一反刻板印象地熱情。

坐對面的一對中年男女,儘管跟我們語言不通,依舊爽朗地邊大笑邊跟我們「聊天」;當我笨拙地試圖用英語表達意思時,坐旁邊本來在看書的年輕女子起初冷冷地亂入幫我翻譯,不久她就招手叫我過去坐她旁邊,大力推薦她那邊窗外的西伯利亞針葉林美景;我們甚至還被做直銷的男人推薦健康食品囧(你看不出我們是觀光客嗎……);有位超漂亮的性感女孩用簡單英語問我的旅程,聽完後她大為驚嘆,在我們隔天下車時對我說"Good luck."

車站裡,我們又見識到俄羅斯有多麼無誤地難以用英語溝通。

在弗拉基米爾巴士站買票前往蘇茲達爾時,發生了一件難以用言語形容的事:售票小姐對負責購票的朋友用俄語嘰哩呱啦一陣,遲遲不肯把票賣給我們,我們無法理解,有什麼不對嗎?然後她突然猛地從座位上站起,雙手手刀向上伸展,好像在做體操……

朋友跟我完全傻眼了,噗哧出來笑個不停;排在朋友後面的俄羅斯人們也個個含笑,不過我想他們在笑我們。XD

售票小姐結束體操後,無奈笑著把票賣給朋友兩張。耶~雖然這一切很懸疑,總算拿到票了!

……上車後,我們才懂售票小姐是什麼意思,我們的票是「站票」,沒有位置。

於是我們就這樣站著擠了一小時的悶熱公車,在快中暑的情況(一個來西伯利亞前絕對想不到的情況)下抵達了蘇茲達爾……

公車在市集迴廊(Market Square)將我們放下。

迴廊裡少許小店開著,迴廊前則是賣觀光紀念品的攤子,旁邊還有座復活大聖堂

(Resurrection Cathedral)

預訂好的Godzillas Suzdal Hostel就在市集迴廊後的卡門卡河(Kamenka)畔,我們在迴廊邊買杯冷飲小憩一下後,便下了迴廊後的小山坡,來到河畔沿著河走,途中遇到同是觀光客的外國人,彼此心領神會地微笑招呼。

 

沿河散步,可以欣賞蘇茲達爾最柔美的風光。

有時過一座橋就可以看到一座教堂,

有時是看到破破舊舊,卻保留中世紀氣息的建築,

有時是草地遠處的大教堂。

河邊小路鋪滿我們在其他城市也看到的,夏日限定的樹的種子,像雪花遍地,

雞群悠閒地在陽光中到處啄著。

不久我們抵達了青年旅館,原木建築很有當地人家的味道,非常漂亮。

正要推開門,一個亞洲面孔男生從裡面走出,他問我們"Do you speak Russian?" 我們搖搖頭,他也不搭理我們,逕自走到屋簷下曬太陽,我突然感到……這個人像台灣人。但我還是先推開門進去check in。

櫃台阿姨非常親切,至於房間--意想不到的乾淨漂亮!這哪是青年旅館啊!!!

IMG_0721  

陽光斜射進木造房間,我覺得我的行李都要被淨化了,交誼廳也很有當地人家的溫馨感,旁邊有小吧台、餐具與高緯度採光。

一切都非常美好,長途旅行後,一定可以在這裡得到滿滿的休息。

非常推薦Godzillas Suzdal Hostel!

放完行李後回到櫃台,門前男生進來了,旁邊還有兩位俄語流利的年輕亞洲女孩。

旅途中閱人無數(?)的結果,我幾乎確定這是個台灣人組合。於是我轉頭跟朋友說起了國語……

果然,大家立刻就相認了~XDD

民, 容與婷是斯拉夫語文學系的學生,在葉卡捷琳堡進修,他們聽我說去過葉卡捷琳堡,大聲驚呼,說那裡有什麼好玩的啊~

但我來不及解釋的是,其實我很喜歡那座城市呢!

他們對俄羅斯已經很熟了,熱心告訴我們許多資訊,不久他們要離開了,臨走前也把半瓶當地名產蜂蜜酒(Medovukha)送給我們,配晚餐非常美味,更是適合這樣溫馨的豪華木屋。

這好像是路途中我們第一次遇到台灣旅人,還在這麼遙遠的異鄉,值得記下一筆。

於是開始探索這座古城。走進一座當地人禮拜的小教堂,中世紀壁畫斑駁,但這樣的不經修飾,更有一種歷經百年風霜的頹敗之美。

路過某間磚紅教堂非常搶眼,一座俄羅斯城發展的核心,政教中心的克里姆林(kremlin)當然也是必遊景點,周圍還有碧綠草地,有人在上面作畫。

結果在逛克里姆林庭院時,鄉間下起了驟雨,我們急忙躲進身旁一座教堂,東正教堂怎麼好像是最佳的避雨場所呢~

這次沒有聖歌與馨香,裡頭非常安靜。但一走進去,旋即為眼前場景震懾住……

挑高牆面上,滿是金碧輝煌的壁畫,刻劃著聖徒們的形象,

每一幅都是中世紀藝術最精緻的表現,而數量太多,無法一一欣賞,

眼睛在晶瑩閃耀中花了,最後只能抓住那第一眼彷彿全部交融為一的神聖印象,

唯一真神,或許就是這些聖徒要告訴我們的存在。

在教堂中靜靜踱步,等雨停。有跟我們一樣躲雨的外國旅人,但裡頭遊客稀疏,依舊寧靜。

地上有類似石棺的東西,或主教寶座。雖然介紹幾乎都是俄文,走在其中就能體感到這座宗教古城的歷史。

然後靜靜地來,靜靜地去。

蘇茲達爾最後一站是木造建築博物館(Museum of wooden architecture),遠遠看,其中一座建築倒映在河上,相當漂亮。

在裡面可以參觀各種木造的教堂、屋舍、畜欄、風車等等,體驗俄羅斯18世紀以前的農民生活。

好像在玩RPG柏德之門,探索著中世紀平民百姓的家。裡面更有女性穿著古代民族服飾,笑著與我們招呼。

隔天,我們在公車站等車回弗拉基米爾,要從那搭巴士去莫斯科,隔壁老太太手中一把報紙捆成的花,碩大潔白反射著陽光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

於是我指著花用俄語讚好,拿起手中相機,示意問她能不能拍照,她靦腆笑了,點點頭,身子往後仰,好避開我的鏡頭。

我笑著比手勢,示意她跟花再靠近一點,不要害羞~

她才害羞地坐回來,讓我照下一張或許是我在蘇茲達爾最喜歡的照片。

本來的主角白花,在一片白色閃耀的天空建築與地面中,幾乎隱沒無形;但老太太羞澀可愛的笑容,就這樣深深印在我的記憶中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歐都納【夢想 i can】圓夢計劃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