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6470127-3998638088_n  

葉卡捷琳堡(Yekaterinburg),亞洲與歐洲在此交界,是我橫跨歐亞的旅行中最具紀念性的一站。

除了歐亞交界,它也是末代沙皇一家被處刑的地方,真假公主安娜塔西亞故事的背景,蔣方良的故鄉。

教堂中的聖歌與廣場上的搖滾旋律交織,這座美麗的城市,還是傳統與現代交會之城。

一開始之所以想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所在,是為了享受一腳踏在亞洲,一腳踏在歐洲的感覺。

歐亞界標,其中一個位於葉卡捷琳堡的郊區,公路旁邊,得自行開車抵達,我與朋友於是參加當地旅行社的行程,請專人帶領我們前往。

我們的導遊叫Constantine,歷史系畢業的紳士,知識豐富,很有一種人文關懷。

他首先開車帶我們到市郊的古拉格(Gulag)集中營紀念地,憑弔被史達林迫害殺戮的無辜者。

板上刻的都是受害者的名字,此處約有25000名犧牲者。1316469614-3213727987_n

荒涼的西伯利亞,是許多政治犯被流放的地方。

葉卡捷琳堡的歷史,似乎總蒙上一層淡淡的悲劇色彩。

然而歐亞界標的出現,令我們瞬間嗨到不行。

我下車後,立刻從亞洲奔跑到歐洲。爸,媽,我成功不靠飛機到歐洲了!〒▽〒

IMG_0524  

當然,跨洲合照也是一定要的!!右腳亞洲,左腳歐洲,get!!!

為了慶祝我們完成這了不起的壯舉,Constantine還變出一瓶香檳。

據說開香檳慶祝是征服界標後的傳統儀式,的確,我看到附近地上有不少香檳空瓶……XD

之後還得到證書一張。上面敘述很搞笑,說「如果將這張證書秀給你的敵人看,他們會因為嫉妒而死」。

在我出發旅行前,曾受一位學姐之邀,在清大材料+生科系小大一班上演講,事後學生們很可愛地合送了我一張大卡片,寫滿祝福的話,說要把卡片帶到歐亞界標合照留念唷!

我將卡片一路帶到了俄羅斯,卻在打算拿出來照相時,瞬間下起了大雨……

導遊不顧我想留下,很快將車開離了歐亞界標,回到葉卡捷琳堡市區,於是最後我沒能將卡片與界標合照。

不過,我還是讓它在西伯利亞鐵路上與窗外風景合照了一張,那時火車差不多正穿越歐亞分界吧。

希望這樣算是實踐了諾言。希望你們會看到,再次謝謝可愛的你們。:-)

接下來就是沙皇行程。1918年7月16日深夜,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(Nicholas II)全家在葉卡捷琳堡一棟別墅的地下室被槍殺處決,結束了羅曼諾夫(Romanov)王朝,開啟了近現代俄羅斯。

沙皇一家七口與幾名僕人的遺體被澆上汽油與硫酸焚/銷毀,秘密運送到市郊掩埋,1991年才被重新挖掘出來,如今藏屍處成為靜謐的紀念遺址。旁有墓碑、森林與鮮美花草。

我向Constantine問起安娜塔西亞(Anastasia)的故事,傳說這位沙皇最小的女兒逃過了這次屠殺,流落在外並有十數個分身。

Constantine拒絕了我的美好幻想,說DNA檢定早已出爐,這位公主確定是已經罹難了。

但不相信這些骨骸是沙皇一家的還有東正教人士。由於沙皇一家後來被封為聖徒,

他們不承認這些沒有神蹟顯現的普通屍骨是沙皇一家。

"I'm a historian."歷史學家嗤之以鼻說道。

臣服於哀傷的科學與歷史現實,我們上車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俄羅斯人用自己的方式哀悼末代沙皇,附近就是為聖徒一家建起的木造教堂。

建築群在森林裡,非常清幽。還有建築是仿中國寶塔,挺有意思。

進東正教堂有許多規矩,男生穿短褲是不禮貌的,女生更要圍頭巾與穿裙子。

教堂門口貼心地放了許多頭巾圍裙供觀光客免費借用。

半日遊很快就結束了。跟Constantine道別後,我跟朋友自行在城市裡頭尋幽訪勝。

但午後又下起了大雨。我們趕緊躲進某個屋簷底下,與一群俄羅斯人一同避雨。

外國人似乎不怕淋濕,有小情侶在街上牽手笑著,也有女孩輕盈地跳過路邊溝渠,激起水花,看到那優雅的姿勢,我瞬間理解為何俄羅斯出芭蕾舞者與體操選手了,我真的這麼想。

久待在屋簷下也不是辦法。我們決定等雨小一點,直衝最近的一個景點,於是我們來到一座藍白相間的斑駁教堂,其實根本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景點,就先躲進了門口再說。

一位戴頭巾穿裙子的婆婆在門口對我們微笑,招手示意我們可以進教堂取暖,不用待在門邊。

裡面似乎正在舉行某個儀式,信眾聚集聆聽禱告,詠嘆般的聖歌吟唱迴盪在教堂空間中。

我穿戴好裝束,靜靜潛入。

只見一根根黃色蠟燭火焰閃耀在中世紀的聖母繪像前,神父搖著鈴,薰香伴隨鈴音散出。

方才的大雨與方才的冷忽然像是上世紀的事,我沐浴在寧靜與溫柔中。

如果這就是被拯救的感覺,正是宗教存在的目的,我此刻感受到了……

而且我超愛超愛中世紀風的。

那些彩繪玻璃,用華麗字體寫成的超大本插圖書籍,修士的故事,都像是有魔法在裡面。

東正教號稱是保留最早基督教傳統的分支,因此有點食古不化,非常注重儀式;但我萬萬沒想到這樣最古老的東西卻最合我的胃口,我本以為我是討厭守舊的人。

也許那些藝術般的事物以美打動了我,那些儀典對我來說也很有感召力,就像有人可以在家寫論文,有人卻得去圖書館一樣XD,或許我也是個該上教堂的人吧~

只是回台灣後,我熱血地去查了台灣東正教的官網,發現他們的中文有點奇怪,而且中英對照,不像台灣人建的,可見東正教在台灣不流行到連官網都是外國傳教士搞的……Orz

我看著信徒們手拿黃色蠟燭,點燃後插在金色燭台上,然後祈禱,這時一位女信徒制止了我。她手指背後一長串人龍,我才恍然大悟我插隊了,囧

然而觀光客沒太多時間排隊,於是我跟朋友張望一陣後,退出離開了教堂。

來到門口,雨已經停了。卻看到剛剛提醒我的女信徒站在大門外,雙頰掛著清淚。

我一怔,對她微笑,她也回笑。

我走到階梯下,回頭想為教堂拍照留念,她見狀轉過了頭去。

為了紀念一場神聖的午後相遇。

順著地圖,來到一個觀光景點聖使大教堂(Church of All Saints)。

這個教堂又是為了沙皇一家聖徒建立的,蓋在沙皇一家被處刑的舊址隔壁。

旁邊一座小小木造建築與前面的十字架,就是沙皇處刑地遺址。

聖使大教堂金碧輝煌,觀光味重了些,裡頭人員看我們是裝束不合格的死觀光客,也對我們面露不悅。

於是探了探頭就出來了。有新人在教堂外取景,新娘如芭比娃娃般精緻可愛。

夏天是俄羅斯人結婚的季節,到處可見拍婚紗照的佳偶。

路邊也隨便都有漂亮建築。俄羅斯建築都有一種華麗美。

還看到俄羅斯足球員Arshavin的廣告牌!

他是我最愛的阿森納球員,來他祖國還特地穿他球衣。

路過一尊莊嚴的列寧雕像,則令我想到電影《再見列寧》的結尾。

又來到一座迷你小教堂,供奉的是聖尼古拉斯(Saint Nicholas)老公公。

裡面有位非常熱心的先生,儘管我們語言不通,他比手畫腳教會了我們畫東正教十字,

還在我們額頭點聖水。

我拿出黃色蠟燭,問他能不能在這裡點燃,他欣然應允。

為了感謝他,我買了兩張宗教畫像卡片,當明信片寄回台灣。似乎只有一張寄到……

看地圖,最後有個想去的地方,就是披頭四紀念處。

我不曉得披頭四與葉卡捷琳堡有什麼關係,這座城市不但有披頭四紀念處,還有黃色潛水艇餐廳,中午用餐的餐廳也放著披頭四。

身為披頭四的忠實粉絲,說什麼也要前往紀念處一探,據說在某條河邊,但我們找了一陣子都找不到。

正在煩惱時,有如心想事成般,迎面走來一團奇裝異服大濃妝的視覺系嬉皮……這些人一定知道披頭四紀念處在哪。我笑著向他們問路,他們果然熱心指出了方向。

我們才走沒多久,就聽到遠方傳來披頭四的音樂,我們三步併作兩步趕了過去,紀念處其實就是一個小廣場,一個樂團在廣場上表演著披頭四的歌曲,眾人圍觀。

我們坐在一旁高處的牆上,隨音樂打著拍子。熟悉著名的旋律一響起,大家就拍手叫好。

Hey Jude, Hello Goodbye, Yesterday, Let It Be,

Norwegian Wood, Across the Universe...

快歌時,中年大叔飆吉他,觀眾歡呼搖頭,甚至有仁兄在一旁跳起了脫衣舞;慢歌時,情侶們就地擁舞起來,不認識的人互相擁抱,甚至親吻。

晚上九點多,陽光才剛變為夕陽的顏色,在這歐亞交界之城的河流邊,我聽著最愛的披頭四,美好得像是夢境。

儘管還亮,樂團要收工了。眾人喊完安可,不捨地漸漸散去。

於是我們跳下圍牆,一路上笑著回家,邊走邊唱改編自披頭四的--

"Get back. Get back. Get back to our hostel..."

創作者介紹

歐都納【夢想 i can】圓夢計劃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