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4679  

火車抵達賽音山達(Sainshand),已是晚上約十一點。

下了車,一位美麗小姐迎上前來,笑臉盈盈叫我朋友的名字。

那是之前預定好的「五個燈渡假村」接送。我們在《蒙古國》這本書上看到資訊,事先便通信預約接送住宿,也訂了在戈壁沙漠中遊逛的行程。

(書上資訊似乎有誤,正確email:gobisunrise@yahoo.com)

來到戈壁,最大目的就是尋找恐龍化石跟挖恐龍蛋!

為了實現小時候的夢想,我來到這少人停留的蠻荒之地。

美麗小姐不太會說英語,但微笑比手勢叫我們跟上,我們來到火車站前一輛小客車旁,上了車,車上已有兩名男子,我們五人擠一輛車;過不久美麗小姐下車了,我們又來到另個接駁點,兩名男子交棒給另一位司機大哥。

我跟朋友不會講蒙語,跟他們也無法用英語溝通,大半夜的被不認識的人接來接去,開始感到有點恐慌。

司機大哥沉默地開著車,很快駛離城區,我們就這樣被廣漠的黑暗包覆住。

 

玩過RPG的人,可能看過一種模式:畫面一片黑,只有主角周圍一圈是亮的,像是透過望遠鏡行動一般。

我們的車就是這樣。能見度為車燈所及的範圍,我們非常驚訝司機大哥是怎麼認路的。

泥沙捲進車內嗆得我不停咳嗽,告訴我現在在沙漠中,不用擔心會突然撞到房子或掉下懸崖。

雖然說真的,如果被載去賣掉或毀屍滅跡,我們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不過蒙古人普遍還是善良純樸的啦,不知開了多久,我們看到遠方蒙古包的點點亮光。

司機大哥讓我們在主建築不遠處下車,闇夜中一間小屋內透出來暈黃燈色,很有超現實的感覺。我們踽踽朝著那點溫暖走去。

夜晚的沙漠很冷,抬頭可見或許是我這輩子目前為止看過最璀璨的星空。

lobby奇怪的是有點冷清,只有一個男人顧著。IMG_4653

拿到蒙古包的鑰匙,終於第一次入住蒙古包。有電,卻沒暖氣,頗冷。

公共浴室熱水時有時無,折騰許久才洗完。回到床上,只能穿著外套蓋薄被入睡。

第二天早上起床,推開蒙古包低矮的小門,看到的風景讓我振奮起來。

看看那藍天與沙漠呀!

來到主建築,昨晚見到的男人幫我們做起早餐。是蒙古傳統炒麵(tsuivan, 聽起來有沒有跟「炒飯」有點像?)配上酥油茶(stei tsai)

酥油茶鹹鹹的,我早有心理準備所以覺得還不錯,奶香很夠;炒麵用的肉是羊肉,未來幾天我們最常吃到的肉類。

《蒙古國》一書有多重功用,導覽兼交友。

跟司機大哥無法溝通時,我們拿出書本指上面的蒙文或圖片,雙方就能交流。

他們早餐做很久,感覺步調挺悠閒的,期間司機大哥開電視來看,正在播NBA小牛對熱火的總決賽第N場。

朋友支持小牛,剛巧在場兩位蒙古人也是,他們瞬間聊(?)成一片,非常開心~可惜沒有足球迷我的事。

體育果然是跨越國界最好的語言之一~!

總算出發了。途中見到好幾個敖包(ovoo),是當地祭祀的場所,撒滿信徒丟上去的餅乾糖果硬幣。

司機大哥都會停下來讓我們下車繞三圈,作為尊敬與祈福。

敖包有各種不同的形狀,其實很幽默。

例如模仿女性乳房的,只有女生可以繞……

一柱擎天的當然就是給男生繞的囉。

敖包通常圍滿藍色哈達,哈達是藏傳佛教使用的禮敬法器,可以送人表示敬意與祝福,在西藏傳統上以白色為尊;但藏傳佛教流行於蒙古後,蒙古版本卻是以藍色為尊,因為蒙古常見蔚藍蒼穹,跨越在地平線上。

土石堆起來的敖包,除了祭祀意義外,也有在廣闊沙漠中當地標的重要功能,

難怪他們如此尊敬敖包。

不久,來到第一個景點,沙漠中的神秘寺廟。

主建築很有喜感,裡面有很美的純白浮雕。藍天白雲跟白塔群們則相得益彰。

還有類似許願池的東西,可以在這裡投擲餅乾糖果硬幣做奉獻。

通往後面大敖包沿途,有水罐裝滿清涼的水,司機大哥帶我們在每罐沾一點水,抹在額頭上。

在沙漠中,這些水不會很快就乾了嗎?似乎也沒看到誰在這邊維持呀。

大敖包五顏六色的非常可愛。司機大哥教我們繞三圈,途中手輕觸敖包。

在最後面的紀念碑,刻著不知名的歌曲。司機大哥隨即展開歌喉,清唱起來。

接下來,我們去了苦修洞。

以前有許多僧人在沙漠洞中打坐修行,跟歐洲中古時代的僧侶有點像,如今也成為人們祭拜的場所。

附近有中國風寺廟,可以敲鐘祈福。蒙古好多東西都可以用來祈福唷。

沙漠最後一站是樹木化石。這顯示了蒙古以前的氣候也是宜人的。

而當地人覺得沙漠中有木頭非常神奇,所以也圍上藍色哈達表示它的神聖。

……等一下,恐龍化石與恐龍蛋呢?

看到司機大哥把我們載回營地,我緊張問起恐龍的事,畢竟這才是我來賽音山達的最大動機啊!

這次換我犧牲色相,舉起手在空中抓抓,模仿暴龍爪子的模樣,還學恐龍叫了幾聲(?);= =

朋友則拿起萬能的《蒙古國》,翻到恐龍化石那頁,指著圖片問司機大哥……

他頻頻用手勢在胸前比叉,表示沒有了。

事後我們才知道,大概是化石已移到博物館內保存,不讓它們曝屍荒野了。

我很傷心。但至少意外認識了戈壁沙漠之美,此行也算值得了。

之後經過了正在整修的哈木林寺(Khamaryn Khiid),也去了市區的丹增熱布嘉(Danzan Ravjaa)博物館。

他是十九世紀的蒙古高僧,同時也是詩人、劇作家、藝術家、社會評論家,多才多藝,對保存蒙古文物不遺餘力,還是蒙古首先提倡男女平等的人。

館內收藏有舞蹈儀式用的服飾面具、佛教雕塑跟他的畫像等等。

對這位活佛有興趣的人,可進一步閱讀這篇文章:

http://bbs.gelupa.org/viewthread.php?tid=17580&page=1#pid211579

由網友kuohan於格魯修學社區發表,介紹了丹增熱布嘉與賽音山達信仰的一段歷史。

離開賽音山達前,我們在火車站等車。

突然,前一天來接我們的美麗小姐,急急忙忙朝這裡趕了過來。

她看到我們,露出放心的笑容,隨即劈哩啪啦說了一陣,我們照例完全聽不懂。囧

美麗小姐於是撥起手機,拿給朋友聽,朋友邊聽邊表情錯愕,隨即大笑起來。

原來,司機大哥犯了一個錯誤,他不是把我們載到五個燈渡假村,而是另一個Zeegiin Uglvv(?)渡假村……頓時所有真相連成了一線!那段接駁,那些比書上記載簡陋的設備,還有比預定的還便宜的價格。雖然我們還是有玩到該玩的東西。

五個燈的人以為我們失蹤了,非常緊張,於是派美麗小姐跑來車站找我們,他們對我們沒在他們那消費不以為意,只是高興於我們平安無事。

蒙古人真的很熱情善良啊!

我也很高興自己平安無事。這趟旅行中最偏僻難到的地方,我應該算成功攻克了吧?

帶著戈壁沙漠的風塵,接下來要往首都烏蘭巴托(Ulan Bator)前進。

創作者介紹

歐都納【夢想 i can】圓夢計劃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