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日本漫畫《封神演義》主角太公望的粉絲,一定要來他被封的齊國的遺址看看;身為足球迷,更是要來國際足總(FIFA)認證過的足球(古代叫蹴鞠)起源地朝聖。

於是我又來到一個一般觀光客根本不會想去的地方。(爆)

臨淄現在是淄博市的一個區,雖說是「區」,其實像是板橋區之於新北市那樣,本身不小,離其他各區也有段距離。

我跟朋友從濟南搭巴士來到淄博最熱鬧的張店區,在那裡下榻,再從張店搭公交當天往返臨淄,因為臨淄可供選擇的旅館不多,接下來去北京也還是得從張店搭火車出發。

齊國歷史博物館不大,卻提綱挈領展示了從新石器時代到漢朝的齊地種種,遊客很少讓我們得以清靜探索。編鐘韶樂挺美,古臨淄都城模型很壯觀,各種齊國故事從小就讓我津津有味,走在我最喜愛的東周國度中,心境無上滿足。

齊國文物非常可愛,面具表情很有喜感,盛水器具也流線得很漂亮。

博物館外更有驚喜。門票背後印著周遭環境小地圖,有晏嬰墓與稷下學宮遺址!

晏嬰是齊國名相;稷下學宮是古代學術中心,不曉得多少思想家與思想在此誕生,既然都來到這裡了,當然不能放過這兩個地方,口桀口桀~~

不過這兩處少人拜訪,連當地人都不太知道在哪,我們跳上計程車後,就靠這張簡單的門票背面地圖,好不容易才找到它們。

只見土堆與石碑靜靜混雜在澄黃麥田中,晏嬰墓孤獨地躺在麥田裡。石碑上的「晏平仲之墓」,不知有沒有人維修,字都掉色了。

稷下學宮更是只剩後人建的紀念處。

晏嬰墓草埋幽徑,稷下學宮成古丘。

這就是滄海桑田吧。

離開那附近時,發現第三個驚喜:謝家莊!

以前在書上讀過,謝氏也是姜太公的後代,齊國姜氏的分枝,沒想到真的在齊國故址被我碰到一處謝氏聚落,感覺太不可思議了。

好感動喔,誤打誤撞的尋根之旅。XDDDDD

也許兩千多年前我的祖先就在稷下學宮旁種麥子呢,誰知道呢?

又來到另一間博物館,臨淄足球博物館,這次是為了見證足球的起源。

雖然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是英國,但最早開始踢足球的是中國人,於是2004年,國際足總主席布拉特真的來到了北京,宣布臨淄是世界足球的起源地。

館裡展示了FIFA頒發的認證書,展示了古代足球、球衣、球門等等,

還有各種跟足球有關的古代文獻,都很有意思。

如早在十三經之一、戰國寫就的《周禮.考工記》中,就有記載怎麼製造足球,

《漢書》中也有提到蹴鞠呢,被歸到兵家技巧一類。

另外古代蹴鞠其實比較像哈利波特裡的魁地奇,很妙。又有宋代「齊雲社」,是世界上最早的足球組織,類似現在中國足總。唐代還有女足呢!(?)

蹴鞠有沒有傳到英國去不知道,有傳到日本去是確定的。結果現在日本足球好強啊。

在足球博物館high完後,來到臨淄最後一站姜太公祠,清幽少人。

我被裡面一名道士拉住看相,雖然知道目的是要我布施,但他一語道破各種事情讓我非常訝異,於是少少貢獻了點香火。

也許此地真有神通。當我們來到太公望衣冠塚前,突然起了大風,我在樹木搖曳中默默傾訴我終於來到他的面前。

我跟朋友繞墓走了一圈,在牌坊下坐著休息,安靜清涼,渾然不覺自己身處城市之中。

我捨不得離開。直到快閉門的六點前,我們才輕輕踅了出去。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