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6  

說到濟南,就想到《老殘遊記》,大明湖是不可不遊的景點。

朋友在旅遊書上看到「貢院賓館」這間旅社,一晚只要六十元人民幣,又離大明湖與趵突泉頗近,我們搭巴士從曲阜來到濟南時,大約晚上九點半,就打車直奔這家旅館,沒想到來到賓館前面,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有些破敗的場景。

當下真的有想要逃離的衝動……

不是我吃不得苦,而是女生出門在外首重安全,這看起來真的無法確定安不安全啊啊。

但我們都累了,也已經有點晚了,要換也不知道要帶著大行李從何換起,於是決定先進去,觀察情勢再說……

呼喚一陣,老闆娘才離開正在做功課的小孩房間,出來接待我們。

看起來是普通的家庭經營旅館,老闆娘又伶俐專業地對我們介紹起房間,我的心才逐漸放下。

路過傳出尿騷味的公用廁所和只穿一條內褲的阿伯路人,我循著架在建築外的鐵皮加水泥階梯來到二樓,然後看到我超小的房間。

從門口望進去,左邊空間塞滿一張床就沒了,右邊電視與遙控器後面就是牆壁。

朋友的套房有衛浴,不過我看了以後慶幸自己得去用公用浴室。XD

無話可說,真的很酷!

然而,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滿意這間旅館。

雖然它環境沒有很好,老闆與老闆娘的熱情體貼卻讓我感到非常溫暖。

這是個老闆娘精明,老闆樸拙的組合。老闆娘負責櫃台,老闆就負責各種雜務。

老闆帶我看房間,客氣地道歉說這房間比較小,幫我提熱水、點蚊香、接網路,細心打理我各種需求。

朋友的套房也很神奇,小歸小,冷氣、電視、電腦、視訊設備一應俱全,房客會想要什麼設備他們都想到了。

旅人最在意的蓮蓬頭水量水溫,穩定舒適,比有些大旅館還好;飲用水雖然是裝在傳統水壺裡,保溫效果極佳,隔天還是熱的。

這間旅館還分成兩棟建築,老闆娘顧一棟,老闆顧隔壁路上的一棟,晚上只得分開睡,老闆睡在一個入口邊不曉得有沒有兩坪的小隔間內。

我問老闆,這樣夫妻不就相隔兩地了嗎?

老闆只是笑笑說,他們也想合併起來,只是沒錢。

回房後,突然覺得小小的房間也充滿了安頓的況味,於是我望向那唯一一扇陳舊的紗窗外,安然入睡。

隔天行程非常悠閒,城裡景點主要就是趵突泉、大明湖,兩個地方還很近。

剛好連日奔波累積的疲累也開始反映在我的呼吸道上,乾燥空氣讓我鼻腔咽喉都不舒服,喉嚨痛咳嗽起來。

出外旅行果然還是要格外注意身體,否則水土不服很容易就變成病,切記、切記。

藥局不是很好找,我是在長途汽車站的醫護室,才買到喉糖稍稍救急。

無論如何生病還是要玩,慢慢走就好。

話說小說裡形容「家家泉水,戶戶垂楊」,我想像中的濟南跟江南水鄉也差不多,而且水質一定相當甘美。

沒想到早上我們在連鎖的永和豆漿(台灣人在中國最好的朋友)吃早餐時,豆漿味道竟然相當苦澀,簡直就像是直接拿黃河水做的~

事後問計程車司機,濟南現在水質的確不好,一來是有部份自來水來自黃河,二來山東地區發展工業,這裡地下水早就遭到污染,而且除了水外空氣品質也不佳。

關於水鄉的想像,看來也只能留在書中作紀念了。

趵突泉像是一個收費的大公園,挺熱鬧的。

有不少當地居民聚集在裡面一個舞台前看戲,古典舞台搬演的竟然是蔣介石欺凌共產黨的故事。

泉水們挺清澈漂亮,喝一口還算甘甜,有錦鯉悠游其中,若無憑依。

其他比較值得一看的大概就是李清照故居,如今也位在趵突泉公園中,雖然宋代故居中擺放著明式家具,不過,很喜歡那種古典的漏窗,景色呼之欲出。

大明湖是更遼闊的大公園,然而有趣多了,可以自行踩船在湖上亂逛。

船駛到歷下亭,當然要去看看那副有名的對聯,但上面文字卻是「海右此亭古,濟南名士多」,與書中記載的「歷下此亭古」版本不同。

我還是喜歡《老殘遊記》版,因為歷山之下,濟水之南,更能表現出此區的地方特色,「海內」太泛了。

其實島上對聯不只這副,我發現一副我更喜歡的~

出自郭沫若:「楊柳春風萬方極樂,芙蕖秋月一片大明」。

工整有意境又有雙關,不愧才子手筆。雖然我本來不喜歡他。XD

繞湖行走還可以看到鐵公祠,也是書中景點,可惜現在已沒有王小玉,無法聽到令人驚嘆的說書。

離開大明湖,我突發奇想:濟南不曉得離黃河遠不遠?說不定我們可以加碼去黃河邊看夕陽!

拿出地圖一看,果然就在附近,搭計程車可到,於是我們就這樣來到黃河邊上。

濟南這段不是下游,因此河面不廣,泥沙堆積下也挺淺,有不少人在沙洲旁踩水嬉戲。徒步走過黃河上的浮橋,我們興奮地摸水、拍照,與當地人一同看太陽逐漸西沉。

長河落日圓,是這樣嗎?

其實黃河的夕陽與其他地方的夕陽也沒什麼不同,都是無限好。

橙光跳躍在粼粼流動的水面上,因為這條特殊的河流,這天的落日也被賦予了更多意義。

歐都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