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4592  

前進蒙古國有各種方法,搭飛機直達就不用說了,也可以從中國搭火車或巴士跨越國境。

二連浩特與札門烏德,遙遙相望,分別是中國與蒙古的邊境城市,相隔不到十公里。

於是我跟朋友搭上北京出發的臥鋪巴士,來到二連浩特,從此處搭巴士越過邊境,抵達札門烏德,再從札門烏德搭火車行駛西伯利亞鐵路支線,往蒙古內陸前進。

傍晚六點從木樨園長途汽車站出發,隔天清晨抵達,白天剛好用來欣賞邊境風光。

臥鋪巴士非常大台,裡面就是把座位換成一張張床位,分上下鋪。

臥鋪其實挺短、挺窄的,高個子或壯碩人睡起來可能會不太舒服,而且上車要脫鞋,司機會給你一個塑膠袋把鞋子裝起來塞在臥舖前,一時間車上都是腳味。XDrz

不過新奇體驗的樂趣大過各式不便,何況車況還算新與乾淨,巴士也永遠是大眾交通工具中最便宜的選擇之一,至此沒什麼好抱怨的。

--但後來發生一件事,讓我真的抓狂了。

巴士出發沒多久,就在附近一個車站停了下來,開始有人把一堆貨物搬上車,堆在臥鋪間走道上。

這很明顯是要搭順風車,省下一些運費,雖然走道相當窄,貨物堆滿後旅客根本沒辦法穿越。

一開始我還想說,算了算了,反正我也不會在巴士上飯後散步= =,由他們去吧;沒想到走道堆滿後,他們把主意打到車內廁所上,瞬間將廁所內塞滿貨物……

WAIT A MINUTE! 車程十幾個小時,休息站間相隔幾百公里,你把廁所佔用,是要車上乘客爆破而死嗎~囧

我的鋪位剛好就在廁所旁邊,那時我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傻傻問搬運工人:「這樣廁所不就不能用了嗎?」

對方沒回答我,只是笑了。我不曉得他在笑三小,氣得大叫:「開什麼玩笑!」但對方邊笑邊揚長而去,留下因為其實有點尿急更加怒不可遏的我。

簡直是罔顧人權,這下該怎麼辦啊……

我只好採取龜息政策,在接下來的旅程中完全不吃、不喝、不動,雙手抱胸跟具木乃伊差不多,希冀撐到休息站。

沿途風光還是有驚喜的。途經長城,掙扎著動了一下,拍照留念。

中途塞車,一群抱怨沒廁所的男人們趁機下車,在公路邊就地解決;女生就沒辦法了,不過車上女乘客也不多,沒人說話。

好不容易到了張家口休息站,已是晚上十一點多,雖然這裡的廁所是一排沒門的坑,但看到坑只有滿滿的感動~XD

解決心頭大患後,總算開始有餘裕欣賞周圍風景……

初夏深夜的荒郊野外,空氣依舊冰冷;抬頭上望,卻可以看到滿天星斗。

認出了在基隆-廈門船上也看到的北斗七星與北極星,但這裡的仰角更高,告訴我們這是地球上另一個所在。

回車上取暖,吃了些北京帶來的存糧,終於放心在臥舖上沉沉睡去。

第二天清晨醒來,剛好遇見地平線上的日出。

地平線耶。這是我這輩子第幾次看到地平線?

早上五點半左右,總算抵達二連浩特,進入市區的公路上,兩隻雷龍分站道路兩側,用脖子圍成一座拱門,歡迎遊客的到來。

戈壁沙漠埋有大量恐龍化石,鄰近的二連浩特也拿恐龍當賣點。

二連浩特身為邊境城市,中蒙對照的招牌是一定要的。

可以看到中文、直式書寫的傳統蒙文、與借用俄文字母拼音的現代蒙文。

這麼早汽車站還沒開門,我跟朋友決定以旁邊的台灣永和豆漿大王作基地,在那盥洗進食休息,長途旅行,使我們成為消磨時間之王,

聊天摸魚之際很快等到汽車站開,買到下午一點半去札門烏德的票。

通過國境有各種方式,據說公營巴士算是比較省時方便的,於是我們也採取這種方式。

出國境前最好先換些當地貨幣,於是我們搭計程車來到不遠處的南市場,在那邊換蒙古圖格里克。

南市場又名義烏商貿城,裡面賣著義烏來的各式商品,還有手拿鈔票走來走去的商人,可跟他們兌換外幣。

我們繞了一圈,問到好幾個匯率,最後決定跟一位老奶奶買,她的匯率最好。

計程車上,司機跟我們說要小心賣外幣的商人,有些人第一次數鈔票時足額讓你放心,然後說要幫你再度確認,邊數邊動手藏起好幾張。

跟老奶奶買倒是交易愉快,很多人也找她換。

她是內蒙人,會說蒙語,教了我們說蒙語的「謝謝」,非常難發音。

蒙圖幣值超級小,1元新台幣可以換約43元蒙圖,瞬間身上現金暴增數十萬。

打混許久,總算搭上前往札門烏德的巴士,要離開中國啦~~~

出中國境時要下車檢查行李,進蒙古境時又要下車檢查行李,真是有夠麻煩的。XD

進入蒙古境內,瞬間感到文化衝擊(?)--漢語、英語都不通,路人只說蒙語啊啊啊;文字則使用俄文字母拼音,俄文是種母音字母看起來像子音的神奇語言,不熟的人根本難以發音辨認。

於是我們開始使用旅人通用的語言:比手畫腳。

朋友犧牲色相模擬火車開動聲音,「噗-噗!」了一陣,總算問到汽車站不遠的火車站。

但來到火車站,又開始苦於看不懂時刻表,不曉得去下一站賽音山達(Sainshand)的票怎麼買……Orz

沒想到,我們人品不錯,上天突然派下一名天使來拯救我們--

蒙古人Davaa,在大連學過兩年中文,見我們講漢語便主動過來問需不需要幫忙。

瞬間他幫我們搞定了火車票、打電話確認了晚上旅館的接送與行程,還留下手機號碼要我們到烏蘭巴托時找他。

蒙古人太熱情、太熱心了,這就是我們對蒙古的第一印象。

上了火車,想到這就是西伯利亞鐵路支線了呢,我們笑得合不攏嘴。

純樸的邊境小站,車上蒙古人們都好奇地盯著我們,我們也high過頭不太在意。

車上開水要錢,兩百蒙圖,不過換算台幣也才不到五塊錢,免驚。用木柴燒的水很有古典風情。

這是輛臥鋪火車,左手邊的桌子可以放下來變成床板,有上下鋪。

設備有些簡陋,卻很乾淨。

這就是把來到語言不通第一站的我們,送往戈壁沙漠的列車。

Posted by 歐都納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